【《六祖壇經》經典名句】 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


自性本空,雖菩提樹、明鏡台亦終不可得;萬法本無實相,何處去沾染塵埃呢?

.

這首偈可謂六祖惠能大師的「得法偈」,使他從一個在寺中做粗活的小人物,還被喚成是嶺南獦獠(南方未開化的蠻族)的文盲,一躍成為中國禪宗的第六代祖師。

當六祖聽到神秀寫在廊上的偈:「身是菩提樹,心如明鏡台。時時勤拂拭,勿使惹塵埃。」他便知神秀未見本性。「菩提」是無形無相的覺性,「明鏡」是不垢不染的清淨本心,人的身軀不過在世間短暫停留,看似有形有相,實是虛幻假相;亦即生命是有限度的,但具有自覺的本性則完全不受此一限制,這也正是眾生可以成佛的根據。

人身肉體是由各種元素組成,人心苦樂亦是因外在環境而有的意念和感受,這些都是虛妄不長久的,唯有自性是真如不染、如實真常,但自性也同人的身心一樣絕不是物,所以六祖以「本來無一物」之「無」,直指神秀「時時勤拂拭」落入「有」的執念。

這場攸關中國禪宗第六代傳人的偈頌競賽,因神秀著重在掃除虛妄外相,反而讓自己陷於「有相」的泥沼;六祖著重在提指人明心見性、識得本心,對外自是通達無礙,成為五祖弘忍心目中不二的接班人選。

新說名句

明朝人吳承恩《西遊記》也出現不少充滿禪機的詩作,第八十五回有一首今人耳熟能詳的詩:「佛在靈山莫遠求,靈山只在汝心頭。人人有個靈山塔,好向靈山塔下修。」靈山,原指印度靈鷲山,是釋迦牟尼住世時說法講道的地方,後人多引申為修行處所。

全詩意在表明,靈山就在自己的心中。本心即是佛,何需不辭千里,苦苦地向外去求佛、拜佛;亦即佛法的靈驗與否,只在自己是否明心見性,真正要修的也是自己的心,除此之外,別無他物。

六祖慧能大師的一生

慧能俗姓盧,原籍河北范陽(今北京大興)。他的父親貶官到了嶺南新州(今廣東新興),生下了慧能。慧能年輕時父親去世,家境貧寒,靠打柴賣柴來養活母親。有一天他聽到買柴的客人念誦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這句話,若有所悟,忙問客人這是什麼經文,客人告訴他這是《金剛經》,弘忍大師正在黃梅東山寺給大家講這部經。慧能聽了,安頓好母親,就前往黃梅拜見弘忍。

當弘忍知道他是從偏遠的新州來的時候,就故意考他:「你從蠻荒之地而來,是個南蠻,難道也想成佛?」慧能毫不膽怯地說:「人的出生地雖然有南北的不同,但每個人的佛性都一樣。人雖分南北,成佛不分南北!」

弘忍聽了,心中暗喜,卻不露聲色,讓他到碓房去幹活。碓房就是舂米的作坊。慧能的身子輕,就在腰裡綁了塊石頭,來增加身體的重量,這樣在舂米的時候,就可以很方便地把杠杆壓起來舂下去。就這樣,慧能在碓房老老實實地做了八個月的活。

這一天,五祖為了考驗弟子們禪學水平的深淺,好物色一個接班人,就讓每個人寫一首偈子呈上來。當時神秀擔任上座,上座在寺院裡是僅次於住持的位置。神秀才華傑出,大家都很服他,想著這個繼承人是非他莫屬了。神秀果然不負眾望,寫了一首偈子說:

身是菩提樹,心如明鏡台,時時勤拂拭,勿使惹塵埃!

這首偈子被書寫在牆上,雖然沒有署名,大家都知道是誰寫的,很快,這首偈子就傳遍了全寺。弘忍看了後,對大家說:「後世如果能依照這首偈子修行,也能得到殊勝的果實,你們要好好念誦它!」

在這首偈子中,神秀將人的身心比做菩提樹與明鏡台。人的身心本來清淨。由於執著,生起了相對意識,以致於經常為塵垢——外在的煩惱所污染。要想保持心靈的清淨,就必須「時時勤拂拭,莫使有塵埃」,也就是通過堅韌不撥的修習,才能漸漸地覺悟。

當時慧能正在碓房幹活,聽了大家紛紛念誦這首偈子,認為它還不夠徹底,就讓人把自己的偈子寫在壁上。偈子說:菩提本無樹,明鏡亦非台;本來無一物,何處惹塵埃!

大家見了這首偈子,驚奇不已。這首偈子說,身心都不是真實的,從緣起性空的立場上來看,沒有菩提樹,沒有明鏡台,身心如幻影,干擾我們身心的煩惱更是皮之不存,毛將焉附。這首偈子把禪學漫長的修行過程,轉化為當下的一念頓悟,說人的本心本性,原本清淨無染。只要覺悟到這一點,就可以立地成佛。

弘忍大師見了這首偈子,就在慧能的頭上輕輕地拍了三下,慧能知道師父的意思,在這天半夜三更的時候來到方丈室,弘忍把袈裟脫下來遮住蠟燭的光,秘密地給慧能傳授了禪法,並把衣缽傳給了慧能。弘忍考慮到其他弟子對這個位置看得很重,怕引起爭執,擔心慧能的安全,就送他到九江渡口,讓他連夜往南方走。弘忍說: 「我來渡你過去。」慧能說:「迷時師渡我,悟時我自度。」弘忍知道他的修行已經成熟,心裡很踏實。

慧能遵從師父的教導,回到廣東,隱遁於四會、懷集。十餘年後,來到廣州法性寺,看見寺院前掛著旗旛,有兩個僧人在辯論。一個說:「是風在動。」另一個說:「是幡在動。」兩人爭得面紅耳赤,互不相讓。慧能說:「不是風動,不是幡動,是仁者心動!」兩人聽了,大吃一驚,覺得這個人的水平實在了得,連忙報告給印宗法師。印宗法師把慧能請到寺內,問:「我早聽說弘忍大師的禪法傳到南方來了,莫非您就是他的傳人?」慧能說:「正是。」然後就把袈裟和缽拿了出來,大家見了,紛紛禮拜,請求慧能說禪。就這樣,慧能正式出山說禪。

刺史韋璩請慧能入城,於大梵寺講堂為眾說法,門人法海編錄其法語,又加入後來的法語,即世所行《法寶壇經》。此後,慧能在曹溪寶林寺說法三十餘年。中宗遣使往曹溪召他入京,堅辭不去。朝廷遂下令,以慧能新州故宅為國恩寺。惠能後來圓寂於新州國恩寺,世壽七十六歲。弟子迎其遺體歸於曹溪。慧能圓寂後,肉身不壞,弟子方辯裹紵塗漆於其上,形像生動逼真,現存於南華寺(即古代寶林寺)。

神秀大師也繼承了五祖的教法,化行於北方,世稱北宗禪。

南宗主頓悟,北宗主漸修,因此禪宗史上有「南頓北漸」之稱。

神秀是河南開封府尉氏人,生於隋煬帝大業初年,初習儒學,博學多聞,唐高祖武德八年,受具足戒於天宮寺。後遇五祖弘忍,在其會下為首座。五祖弘忍命弟子各以己意作偈時,見神秀「身似菩提樹」偈,也予以讚歎。五祖入寂時,曾對眾說:「東山之法,盡在秀矣!」

神秀後來住持荊州度門寺,道譽遍天下。但他的弟子與慧能大師的弟子,互相不服氣,神秀總是告誡弟子說:「慧能禪師得到了無師自通的智慧,對大乘佛法有深刻的領悟,這一點我不如他。並且他親自傳承了五祖的衣法。你們不要一直停留在我這裡,應當到曹溪去進一步學習。」

唐則天皇帝久視元年(700),武則天召神秀入京,給予了極為崇高的禮敬。京城中的士庶,每天來參拜的不勝其多。中書令張說也是他的弟子,張說對人說:「禪師身長八尺,龐眉秀目,威德巍巍,王霸之器也!」神秀入京後,與慧安國師同住內道場,受皇室供養。中宗神龍元年(705)召請慧能入京的御書中說:「朕延安(慧安)秀(神秀)二師宮中供養,每究一乘,二師並推讓曰:‘南方能禪師密授忍大師衣法,應就彼問。’」由此可見神秀禪師謙虛的美德。

神秀的禪風,是繼承達摩的一系的二入四行之說,以「時時勤拂拭,勿使惹塵埃」為修持方法,而其漸修方法,又以四卷《楞伽經》為法要。神秀開示大眾偈曰:「一切佛法,自心本有,將心外求,捨父逃走。」此說與慧能的「佛向自性作,莫向身外求」相同。

慧能門下有四十餘名弟子,其中以南嶽懷讓和青原行思兩支特別繁盛。在行思一支,到後世分為曹洞宗、雲門宗和法眼宗;在懷讓一支,到後世分為臨濟宗和溈仰宗,應驗了達摩傳法偈中所說的「一花開五葉,結果自然成」的預言,至此,禪宗在中國蓬蓬勃勃地興盛了起來。

147 觀看次數

評論


大家都在玩嘀咕-微網誌社群網站